忍者ブログ

在閱讀裡沉醉,在影像中做夢,在遊戲裡追尋,在生活中漂流,在心靈角落裡,我做我自己。


這是一個極具疏離感的故事,也許正因為發生在近似無人的荒島(其實還是有人,但只有一個),於是散發出這樣子的濃厚的氛圍。

我是在公車上閱讀這本書的,不知為何總想起我在閱讀《照相機》時的類似體驗,因為搞不清楚什麼是真實,什麼是虛幻,於是陷入一種隔絕的感覺。閱讀《照相機》時,我感受到的是我與書的隔絕,在閱讀《冰冷肌膚》時,感受到的卻是角色之間的隔絕,但那種撼動人心的嚴寒,卻是在閱讀《冰冷肌膚》時,難以避免的感受。

關於荒島的故事我接觸的很少,就算有也都是從遊戲上去感受,通常那類遊戲都還是有一大群角色,人與人之間還是會形成一個極為微小的社會,但在《冰冷肌膚》這個故事裡,主角只有兩個,猜忌、信任、猜忌、信任,在共同度過的漫長歲月裡,他們調整著對彼此的態度,人性的矛盾在此一覽無遺,即使明知有人與自己同棲一處,感受到的卻還是孤獨,生存的渴望與棄絕在他們內心來來回回。

故事的最後,我看見了從頭開始的淒涼,那些人、那座島,究竟經歷了多少次這樣子的過程,人終其一生都是需要同伴的群居動物,於是巴提斯‧卡佛一再地毀滅、重生。

P.S:感謝皇冠李小姐給予的試讀機會:)

延伸閱讀
冰冷的,不只是肌膚──讀亞伯特.桑契斯.皮紐的《冰冷肌膚》 by Waiting
原始恐懼。Albert Sánchez Piñol《冰冷肌膚》 by 上川森
今夜,在荒島與海水怪共度—《冰冷肌膚》 by 藍色雷斯里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


PR

Comment

Form

NAME
Title
E-MAIL
URL
Comment
Password

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

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:

《冰冷肌膚》

  • URL  
  • 2008/03/18(Tue)01:16  

時間像磨坊,不停輾壓著一切,在我們生活中總有不少人事可作為輾壓的原料,磨出的東西自然有千千百百種。如果這些外在因子消失,被迫以磨坊般扎實細密的角度來省視內心,最後會剩下什麼?

BloggerAD

逛逛博客來

◎利益揭露:由此連往博客來的訂單,會讓我得到2%-4%的回饋金,特此說明:)

探索心靈深處

Google探索

Loading

流言蜚語

贊助商連結

贊助商連結

旅行者の一步一腳印


忍者ブログ

[PR]

TemplateDesign by KARM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