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
在閱讀裡沉醉,在影像中做夢,在遊戲裡追尋,在生活中漂流,在心靈角落裡,我做我自己。

   
即刻遺忘──《無人出席的告別式 / Still Life》
告別式是提供生者憑弔死者的場合,但當一個人孑然一身,孤老終死的時候,舉辦告別式卻顯得孤獨淒涼。梅約翰在公家單位協助找尋死者的親屬,邀請他們來與久未見面的家人做最後的告別。然而分離總有原因,親屬不願或不想參加告別式也是常有的事,或是根本也找不到一點蛛絲馬跡,默默地離開這個人世是這些人最後的孤獨。

梅約翰做了這件事情22年,直到政府單位打算裁撤這個職務。尋人曠日費時又消耗資金,但梅約翰總是執著著每一個案例,為每一個死者努力。他的工作就像一個偵探,藉著這些人家中剩下的物品抽絲剝繭,只為了一點點的線索,能夠為他們換得最後的重逢。


在看這部電影的時候,我總是在想,葬禮其實並不是一件非辦不可的儀式。但留給生者一個憑弔說再見的機會是很重要的,人總要走過這一遭,而且是麻煩的一遭,才會認真記住對方已經離開這個人世。只是當沒有親人的時候,或是早已經不連絡的時候,或許就連存在也會被默默地遺忘。沒有感傷,但也沒有回憶。

梅約翰做這些事情,或許正因為他身邊也沒有特別惦念著他,或他特別惦念的人,他希望能為這些死者做些什麼。即便他總是面無表情,可是老讓我覺得他內心其實有相當豐沛的能量。當他開始執行最後一個案子,那或許是他為這些孤獨的死者行使的最後一份努力,不單是為了別人,可能也為了他自己。

電影最後力道很強,最完美的告別式究竟該是什麼樣子?雖然電影開始就默默猜測了走向,想著或許梅約翰會和其他人一樣,他所收集的東西或許會讓他身邊的線索更混亂異常。電影最終保留了一點點美好,但那樣子的美好也是以孤獨與悲傷換來的。我忍不住想像著自己的告別式會是什麼模樣,不過台灣人很在意葬禮這類的繁文縟節,很在意親人之間的關係,無視或漠視大概會被說成不孝或無情,那又會是另外一回事了。

拍手[1回]

PR
  
COMMENT
NAME
TITLE
MAIL (非公開)
URL
EMOJI
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COMMENT
PASS (コメント編集に必須です)
SECRET
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
 
BloggerAD
逛逛博客來
◎利益揭露:由此連往博客來的訂單,會讓我得到2%-4%的回饋金,特此說明:)
探索心靈深處
Google探索
Loading
流言蜚語
[11/28 Jeffreylogs]
[10/09 忘了留名稱的路人。]
[02/25 包子]
Facebook
旅行者の一步一腳印

Google AD
GoogleAD
Copyright ©  -- 栞 の 心靈角落 --  All Rights Reserved

Design by CriCri / powered by NINJA TOOLS / 忍者ブログ / [PR]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