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
在閱讀裡沉醉,在影像中做夢,在遊戲裡追尋,在生活中漂流,在心靈角落裡,我做我自己。

如果有一天,長的和自己一模一樣,宛若複製品的人出現在自己的眼前,一般人會有甚麼感覺呢?大多都是恐懼、驚慌,還有無法理解吧!如果發現這個人真的是個複製品,而且連自己也是,那麼對自己的存在或許也會感到質疑與痛苦。一個人在世界上最重要的是什麼?是生命?是他人的認同?還是獨立的人格?

《分身》中,鞠子與雙葉正是這樣子的存在,他們長得一模一樣,卻在相隔距離遙遠的兩地,直到有一天,身為業餘樂團主唱的雙葉在電視上露了臉,引發了一連串的意外與生命的危機,她才開始探詢自己的身世。而另一方面,鞠子一直為自己與母親不像這件事情耿耿於懷,直到她的母親自殺,更增添她心中的遺憾,因此她渴望找出母親心中以及關於自己長相的秘密。


這個故事寫成的很早,我就不論其中的醫學是否有根據了(我也不懂理論的細節,但我知道應該不是如此),但「複製人」這個議題從很早就因為「複製羊」而獲得關注。複製的生命是否有自己的人格,是否該承認是個獨立的個體。在故事中,他們做為胚胎被不同的母親生下,看起來就像是普通的孩子,但卻有著自己的原型,長的一模一樣卻老了很多的女人。

我最不喜歡的段落,大概就是那個老了許多的女人憎恨這兩個女孩的部分。我卻可以理解,一個女人會去厭惡擁有自己相同基因,卻又擁有更多可能的年輕生命,看到他們就會想到自己失去的許多。然而當追求複製人的生命,竟是為了滿足自己長壽不老的私慾,我覺得更不能諒解。大概很少人會覺得複製出來的東西應該擁有自己的主權,但偏偏就是個人,有自己的意識與智慧,根本就不應該採取這個手段去製造一個生命。

小說的結局並沒有去批判是對是錯,只是以一連串的事件發生去指涉可能會遇到的問題,留給讀者去思考。這是滿聰明的解決方式卻也是滿狡猾的作法,但我想小說家從來也沒有說一定得文以載道,講出個什麼道理才可以。不過我會覺得這部作品一直留著什麼沒解決,可能是因為有點雷聲大雨點小,顯得頭重腳輕。或許這類型的作品,因為沒有正確的解決之道,所以也就沒辦法寫的太有力道吧。

→到博客來看看《分身
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


PR

Comment

Form

NAME
Title
E-MAIL
URL
Comment
Password

BloggerAD

逛逛博客來

◎利益揭露:由此連往博客來的訂單,會讓我得到2%-4%的回饋金,特此說明:)

探索心靈深處

Google探索

Loading

流言蜚語

[08/27 Lulu]
[05/04 路人乙]
[02/20 忘了留名稱的路人。]

贊助商連結

贊助商連結

旅行者の一步一腳印


忍者ブログ

[PR]

TemplateDesign by KARM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