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
在閱讀裡沉醉,在影像中做夢,在遊戲裡追尋,在生活中漂流,在心靈角落裡,我做我自己。

   
旅行的意義──【到不了的地方 / Anywhere, Somewhere, Nowhere】
每個人的心中,大概都有一個到不了的地方。

電影一開始,就點出了這個「到不了的地方」是什麼,但看到後來會發現,那個地方,不只是一開始說的那個樣子。而是每個人心中渴望,卻又無法達成或是不敢去達成、不想去達成的事物。

電影開頭是這樣的,出版社企劃要讓導演與重機騎士一同在台灣旅行,發行一本關於追尋導演未竟的心願以及台灣的旅遊書。如果在出版業打滾,或許會對這段心有戚戚焉。這麼不景氣,為什麼還要出這樣的旅遊書?「旅遊書」或許可以代換成各種文類,變成「這麼不景氣,為什麼還要出OO、為什麼還要出XX」?那或許就是出版人心中,到不了的地方。我在這段的時候,就偷偷掉了幾滴眼淚。

不過如果想在這部電影看什麼出版秘辛,那可能會很失望,這其實是兩個人去面對自己心中缺憾與找回自我的故事。在旅行的過程中,有點迷幻卻又很實際。旅行是一件很奇妙的行為,如果能夠放下當下的事物,是一個很適合探索自我的過程。但不是說旅行就非得去追尋些什麼,有時候什麼都不做不想,或許也是一種旅行的意義。

在原生家庭中,總會有些無法妥協的事,父母的教導方式或是相處模式,會造就孩子們一輩子的變化。電影中的李銘,始終和父親處於一種爭執的狀態,直到最後父親臥病在床,才拉回親近的距離,但這樣子的距離,卻讓他和其他家人拉遠。想要家庭和諧,卻總是在爭吵。他想要的是與家人一起,想找尋的是和諧的過往。但終究,無法原諒自己的其實是他自己而已。

我們在和家人的相處中,是不是也常發生同樣的事情?和父母爭吵,和兄弟姊妹爭寵,覺得全世界都不了解自己。常常我們都是在自尋煩惱,也或許常常就是卡在一個結不開的心結。這樣的故事總讓我想起自己家裡的狀態,是不是這樣?又或者是不是那樣?電影十分感人,但在某個瞬間,某個轉折,我如坐針氈。

除了這些心靈的探索,導演把信義鄉拍得相當美麗,很想去走走千歲吊橋,去看看神木村,有觀眾在映後座談時還說這是一部有情節的【看見台灣】。有段情節很棒,電影裡的人說我們看神木總是看它長得多高多壯,但神木看我們卻是看緣份的長短,它看我們是看一輩子的。在神木之下,在天空之下,在世界之下,我們何其渺小,又何須把自己的煩惱放到最大?

其實這不能說是一部多麼了不起的國片,但引發了我許多思考的方向,很值得一看。當初進電影院看也只是因為曾經在工作過的書店裡拍攝,我想看的東西並沒有看見,但卻看見了更多更有趣的東西,緣份真的非常奇妙。(笑)



拍手[0回]

PR
  
COMMENT
NAME
TITLE
MAIL (非公開)
URL
EMOJI
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COMMENT
PASS (コメント編集に必須です)
SECRET
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
 
BloggerAD
逛逛博客來
◎利益揭露:由此連往博客來的訂單,會讓我得到2%-4%的回饋金,特此說明:)
探索心靈深處
Google探索
Loading
旅行者の一步一腳印

Google AD
GoogleAD
Copyright ©  -- 栞 の 心靈角落 --  All Rights Reserved

Design by CriCri / powered by NINJA TOOLS / 忍者ブログ / [PR]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