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
在閱讀裡沉醉,在影像中做夢,在遊戲裡追尋,在生活中漂流,在心靈角落裡,我做我自己。

   
2011金馬影展:純然的惡意──【發條橘子 / Clockwork Orange】

朋友告訴我,【發條橘子】是部有點黑暗的電影,要我進影廳前要先做好心理準備。我做了自認為萬全的心理建設,但看電影時還是有點兒坐立難安。看著亞力蠻不在乎地對人施暴,我一度感到痛苦不堪。大概是那種純然的惡意讓人感到心驚膽跳,沒有特別目的的作惡,下手反而又兇又狠。

然而到了後來,亞力呈現出一種偽善的狀態。因為政府的實驗失去了選擇的權利,他因為被洗腦而不能施行暴力,卻從此也喪失了反省的空間。看到他氣急敗壞想要攻擊父母新收的養子時,就能感受到他的本質完全沒變,只是礙於被洗腦產生的噁心感,讓他無法為所欲為。那這樣的方是哪還能算有效,因此反對派更是抓出各種政府作法的漏洞來指控,亞力又相當倒楣的走到了曾經施行暴力行為的作者家中,下場比被洗腦還悲慘。(雖然基本上我覺得是自作自受。)

我覺得最經典的一幕戲果然是亞力邊唱著「Singin' in the Rain」邊殘暴地對待作家夫妻,原先可愛的【萬花嬉春】的印象,瞬間被可怕的感覺所取代。如果【萬花嬉春】裡面是在描述純粹的喜悅,那【發條橘子】的這一幕,更是能感受到純然沒有任何雜質的惡意,簡直令人髮指。為了不要在聽「Singin' in the Rain」感覺到噁心,回到家用力的重看了好幾次【萬花嬉春】的片段。或許就像亞力一樣,他因為受到衝擊從此對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感到噁心,而觀眾對「Singin' in the Rain」也開始產生了異樣的不舒服感。

電影角色塑造的相當有特色,對於亞力帶著假睫毛,穿著板球裝的印象至今還深印我的腦海裡面,就是有種莫名其妙的噁心感。然而他後來呈現乖寶寶模樣時,又是一種挺能唬弄人的狀態。但那樣子溫馴與受控誌的狀態總覺得有哪裡不對勁,當一個人再也不能夠考慮自己想做的事情,這樣還能算是自由的人類嗎?或許因為他曾是犯人,讓人覺得這麼做是可以被諒解的,但犯人不應該就這樣失去了選擇的權利。我覺得他們更應該好好的服完刑罰,感受一下做壞事的後果才對。

老實說我不會想看第二次【發條橘子】,但這部電影確實處處佈滿巧思。看似只有性與暴力,其實背後藏著更多的意涵。在當時就已經撼動了社會,現在看來還是一樣驚人地前衛。我覺得這是一部很值得一看的電影,不過就像我朋友說的,看之前請先做好心理準備,不然真的會有隨時想衝出影廳外的慾望。

◎Note
20111109@新光 with Lu


拍手[5回]

PR
  
COMMENT
NAME
TITLE
MAIL (非公開)
URL
EMOJI
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COMMENT
PASS (コメント編集に必須です)
SECRET
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
 
TRACKBACK

TrackbackURL

BloggerAD
逛逛博客來
◎利益揭露:由此連往博客來的訂單,會讓我得到2%-4%的回饋金,特此說明:)
探索心靈深處
Google探索
Loading
流言蜚語
Facebook
旅行者の一步一腳印

Google AD
GoogleAD
Copyright ©  -- 栞 の 心靈角落 --  All Rights Reserved

Design by CriCri / powered by NINJA TOOLS / 忍者ブログ / [PR]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