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
在閱讀裡沉醉,在影像中做夢,在遊戲裡追尋,在生活中漂流,在心靈角落裡,我做我自己。

         親眼看到我男朋友挽著他新歡的手,在「新光天地」裡試噴香水的那一刻,世界「蹭」的一聲,變得格外面目可憎。

     我緊緊咬著下嘴唇,一路跑回家,癱坐在沙發上時,已累到呼吸瀕臨衰竭,那一刻的我,無論從哪個層面看,都是在苟延殘喘。我眨眨眼睛,眼角很乾澀,我沒有痛哭失聲,但在我腦海中,房間裡,各個角落,漫山遍野,似乎都在不斷地播放著苦情歌。我的心一陣陣抽搐,手指也在微微顫抖。我筋疲力盡,想要側身靠一靠,卻發現,沙發在我眼中已大到無邊,全世界,都沒有一個支點。

        這鬧劇的橋段太俗套,而且上映的太突然,甚至都沒有事先準備好預告片。

        但我和他始終那麼甜蜜,那麼默契,甚至、甚至在事發前一天,他還在說我愛你。我努力想要回憶起我們曾經的好情意,但是,它們的真實程度,在此刻遭到了毀滅性的質疑。

        若僅僅是這樣,或許還不至於那麼猛烈地擊垮我。我仍可以像從前的某次戀愛一樣,分手在即時,心中默念著詛咒的話,但仍會笑著祝對方日後一切順利。 而這一次,我指著那一對甜蜜的人破口大罵,是因為他身邊那嬌羞的新歡,竟是從國中起便和我整日廝混四處玩樂的、最好的朋友。

        是這個事實擊垮了我。

        這事實令我覺得,有問題的那個人是我。曾經有那麼多跡象逼我恍然大悟, 但我卻統統選擇視而不見。而一個人究竟要糟糕到什麼地步,才會遇到這樣的事:小三是自己最親密的好友?

        恍惚間,我都能聽到老天爺在嘲笑我,冷眼旁觀,不屑地笑著。
 
        從小到大,密友見證了我每一次和男友的大動干戈,我的男友們也都或多或少地遭遇過我和密友相互間的肆意撒潑。和密友生氣時,我便去找男友發洩情緒,和男友吵架時,我便去找密友圍爐夜話。
  
        但此刻,我卻同時被兩邊摒棄,整個人就像是從輸送帶上掉下來的零件,自己備感孤單,但這不是重點,重點是,對世界而言,我不構成任何存在感。

        我就這樣坐在沙發上,專注地發著呆,快要石化的時候,電話突然響了,隨著電話鈴聲,我全身上下的毛孔頓時全部大開,做傾聽狀。
 
        會是兩個人裡的誰打來的?還是兩個一起打來的?是要跟我道歉,還是要說服自己變化是幻覺,剛剛那一幕只是我眼花了?
 
        我緊張地發抖,電話鈴聲漸漸變得不耐煩起來,我彷彿能聽見,電話那頭的人正說著:嘿,過時不候,機會有限。
   
        我一把抓起電話,聲音飄忽地說:「喂?」然後便緊緊地閉上嘴,準備隨機應變。
  
        電話那頭,有個男人大吼著說:「你現在在哪裡?是不是不想做了?我告訴你啊黃小仙,我這裡可不缺您一個啊!快點給我回來加班!」
 
       我抓著電話愣了半天,才反應過來,正在衝我大吼的男人,是大老王──我的老闆。
 
        不知道從哪裡橫生出的勇氣,讓我在愣了半天後,衝著大老王說出了那句本想送給那對狗男女的話。

      「混蛋!你們都是混蛋!」

       這次換大老王呆住了,幾秒鐘後,他默默地掛了電話。



        我蹲在地板上,聽著房間裡迴盪著的大吼過後的嫋嫋餘音。做得好,黃小仙,我對自己說,一天裡,先是分了手,然後失去了一個朋友,接著又因為對老闆大吼,可能把工作給丟了,接下來,你只要從地板上站起來,關好門窗,走向廚房,輕輕打開瓦斯,然後,靜靜地深呼吸,過不了多久,你的人生就可以解脫了。

        房間裡一片寂靜,只有指針向前移動的聲音。隨著一聲清脆的契合聲,我抬頭看向時鐘,時針分針秒針,都指向了零點。
我就這樣迎來了,失戀的第一天。


未完‧待續  《失戀33天》本事文化7月份發行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


PR

Comment

Form

NAME
Title
E-MAIL
URL
Comment
Password

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

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:

BloggerAD

逛逛博客來

◎利益揭露:由此連往博客來的訂單,會讓我得到2%-4%的回饋金,特此說明:)

探索心靈深處

Google探索

Loading

流言蜚語

贊助商連結

贊助商連結

旅行者の一步一腳印


忍者ブログ

[PR]

TemplateDesign by KARM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