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
在閱讀裡沉醉,在影像中做夢,在遊戲裡追尋,在生活中漂流,在心靈角落裡,我做我自己。

   
2010高雄電影節:半自白 / 半落ち
今年高雄電影節的最後一部片,算是這次推理劇場裡面覺得最好看的一部。原著小說早已看過,也曾經看過電視版sp,但是電影就是能夠呈現出完全不同的風貌。主角梶聰一郎由寺尾聰飾演,他是個認真負責的刑警,為了照顧罹患阿滋海默症的妻子而調到教養課。沒想到這樣的他竟然到警局自白自己殺了妻子。然而距離他殺害妻子的日子已經過了兩天,他卻怎樣也不肯說出那兩天的行蹤,成了這個事件裡面的關鍵問題。

以拍攝的手法來說,電影無疑比較接近小說的感覺,從訊問的刑警、檢察官、法官等,都清楚地去描繪他們的態度與心境。為何梶聰一郎怎麼也不說出行蹤,不只身處其中的這些人迷惘,觀眾們也很困惑。而故事除了去敘述阿茲海默症照護問題,也呈現出官僚結構的利害衝突與媒體的嗜血態度。

我覺得寺尾聰還滿適合演這種抑鬱的角色,不管是【徬徨之刃】裡的爸爸,或是這部【半自白】裡的丈夫,都散發著無聲的痛苦,讓人為之鼻酸。在故事裡面,他是為了太太的心願,才選擇不說。在內心深處,他其實是想要追隨太太而去。但另一方面,他又希望能夠看見自己所幫助的孩子長大,並且能夠繼續幫助其他有相同處境的人。畢竟他的兒子也是因為無法找到器官捐贈而死去,他不希望別的家庭也因此而破碎。

電影裡也提到了阿茲海默症的照護問題,不只是梶聰一郎的妻子遭逢這樣的病症,審理他案件的法官的父親,也是同樣的患者。正因為如此,法官更不能容忍他殺害妻子的動機。殺害究竟是讓對方解脫,或者是讓自己卸下重擔的一種途徑,讓人感到為難,難道就沒有更好的其他方式能夠處理這樣的困境?偏偏阿茲海默症到目前為止都是難以治療的病症,只能看著病人逐漸惡化,遺忘自己也遺忘旁人。

還有就是橫山秀夫最擅長書寫的警察與司法體制的微妙關係,在這部電影裡面呼之欲出。當遇到執法者犯罪的時候,要怎麼去拿捏搜查的界限,很難捉摸。當執法者成為被審查的對象,社會的公平正義近乎傾斜。這個社會對於執法者的道德標準更加嚴格,因此更會釀成軒然大波。誰也不樂見明明該是審判者身份的人,竟然會知法犯法。但執法者畢竟是人,也會有欲望,沒有人能夠保證他們會比一般人更好,他們只不過是比一般人多了那些執法的常識與知識罷了。

仔細想想,【半自白】是一部內容非常豐富的作品,探討的問題也相當多元。電影的呈現十分細膩,演員的詮釋更是極為精采。原著本就是一部精彩的小說,難怪會多次改編成戲劇。故事呈現的方式忍不住讓我想到最近頗為熱門的【告白】,【半自白】小說也是以不同人的立場去述說這個案件,並拼湊出整個真相。不過拍攝的手法極為不同,各有其可觀之處。對於推理電影有興趣,或者是喜歡橫山秀夫小說的人,這部電影還滿值得一看的。

◎Note
20101030@夢時代喜滿客 with Fullmetal $116


拍手[0回]

PR
  
COMMENT
NAME
TITLE
MAIL (非公開)
URL
EMOJI
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COMMENT
PASS (コメント編集に必須です)
SECRET
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
 
TRACKBACK

TrackbackURL

BloggerAD
逛逛博客來
◎利益揭露:由此連往博客來的訂單,會讓我得到2%-4%的回饋金,特此說明:)
探索心靈深處
Google探索
Loading
Facebook
旅行者の一步一腳印

Google AD
GoogleAD
Copyright ©  -- 栞 の 心靈角落 --  All Rights Reserved

Design by CriCri / powered by NINJA TOOLS / 忍者ブログ / [PR]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