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
在閱讀裡沉醉,在影像中做夢,在遊戲裡追尋,在生活中漂流,在心靈角落裡,我做我自己。

當已經不再愛一個人了,是該狠心的放手,還是掛念以往的感情繼續下去?凱莉對於麥可的愛已經逐漸冷卻,麥可卻在此時發生意外,她知道此時離去絕對無法獲得眾人的諒解,搞不好連自己都無法諒解自己,但是她無法繼續,沒有辦法再欺騙自己。於是她遠走高飛,邂逅了另一個男人。

我常常在想,重病的親人或愛人,是否該成為自己的責任。當然這麼想就顯得我很不負責任,只是照顧病人的確是一件苦差事,不論是病人本身,或是他身邊的人,都會被因此而限制住。生活型態的改變,心情的無法調適,經常會讓重病患者感到厭世。有時候付出再多的愛,也無法彌補他們的身體或是內心的殘缺。

為什麼是我?我可以聽見麥可內心的吶喊,但更多的或許是對於凱莉逝去的愛的傷痛。他不想被同情,凱莉不想只是同情他。放手有時候不見得是不好的選擇,旁人的眼光卻老是尖銳而難以諒解。處於這種壓抑情緒下的兩個人,我覺得很難共處。即使凱莉後來結識了季洛伊,她內心依舊掛念著麥可,那不是愛情,而是一種對於老朋友的懸念。

還有潔米,凱莉最好的朋友,他們因為凱莉離去失去了聯繫。發生了太多大事,凱莉都來不及參與。我不知道好朋友的定義該是什麼,我想著若我是凱莉我是不是會因為她的一通電話回到麥迪遜,友誼要維持很難,要破碎卻很容易,修補更是費工夫的一件事情。

我們每個人都是別人故事裡面的一個配角,更重要的是是自己故事裡面的主角。顧忌太多其他的人事物,最後束縛的是自己。我可以理解凱莉想要做自己的心情,也可以體會大家覺得她殘忍無情。有些事情靠太近看,顯得殘酷。其實對於凱莉要求這麼多,是有點不公平的。

我不能保證若我是麥可,我會不會怨天尤人,卻可能會像是凱莉一樣一走了之。那不是逃避,而是一種面對自我的方式。凱莉還愛著麥可,但那種愛已經不再是激情的、熾烈的感覺,而是昇華成一種家人的、朋友的感覺,我想這也未嘗不好,不是嗎?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


PR

Comment

Form

NAME
Title
E-MAIL
URL
Comment
Password

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

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:

BloggerAD

逛逛博客來

◎利益揭露:由此連往博客來的訂單,會讓我得到2%-4%的回饋金,特此說明:)

探索心靈深處

Google探索

Loading

流言蜚語

[12/16 hlconfuh]
[12/16 Alvincok]
[12/16 hlconffj]

贊助商連結

贊助商連結

旅行者の一步一腳印


忍者ブログ

[PR]

TemplateDesign by KARM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