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
在閱讀裡沉醉,在影像中做夢,在遊戲裡追尋,在生活中漂流,在心靈角落裡,我做我自己。

 又做了奇怪的夢,這次的故事非常清晰,發生在一對兄妹避難的時候,不知為何有種淒美的感覺,夢裡的場景是銀白色的國度,出場的角色除了他們,只有一隻小黑狗與一個出現在網路上的友人。

那對兄妹意外遇上了災難,被困在一個獨立的空間,類似孤島,又像是山中的峭壁,逃不出去,而落雪繽紛,不知為何,在他們避難的小木屋裡面,哥哥大概覺得人類將要滅絕了,於是要求妹妹與他上床,妹妹基於道德感百般抗拒,最後還是依了哥哥的要求,隔天醒來,妹妹對他的稱呼已從「哥哥」變成了「老公」。

歷經幾個月,每天哥哥都是早出晚歸尋覓食物,卻不准妹妹踏出木屋一步,一日在哥哥出門之前,一隻小黑狗衝進他們所居住的小木屋,哥哥一看臉色一變,忘了囑咐妹妹要乖乖待在屋裡,就沿著小黑狗留在雪上的腳印衝了出去,早已因為困在屋裡感到痛苦的妹妹,便趁著這個機會走了出去,卻發現自己和哥哥似乎逃離不了這個銀色的空間,他們待在一個猶如浮在空中上的孤島,而且在哥哥抱了妹妹的那一天,妹妹似乎已失去了自己的靈魂,留在屋中是使她的靈魂不會消失的方式...

哥哥日復一日地找尋著方法要拯救妹妹的靈魂與離開這裡,似乎是有朋友知道他們遇難,而且透過著不知道怎樣的方式提供他們食物,雖然沒有與其他地方交會處,但卻又可以得知這個空間以外的資訊,哥哥跟著小黑狗的腳印,只是想要知道牠從何而來,為何可以踏進這個奇妙的空間,而他和妹妹是不是又可以逃出這裡。

場景就這麼一變跳到網路上面,那個朋友在網路上(而且是噗浪上)哀傷地傾訴著這一對兄妹的事蹟,供給食物的是他(沒說是怎麼供給的),似乎就在小黑狗出現的那一日,那個微妙的空間在兄妹都離開小木屋以後開始崩塌,碎裂成片片,小黑狗也消聲匿跡,兩人更是不留下任何的音訊,只剩下一片雪白的世界,然後我就醒了。

這個夢超級完整的,完整到我還重新講述一遍給Lu聽,但我實在不明白這其中的「兄妹亂倫」到底是為哪樁?後來根本也沒迸出小孩,妹妹也沒懷孕,而且既然是類似傳宗接代的行為,但妹妹隔天就靈魂就差點消散了,毫無意義,明明就獨立的空間為何又可以得知朋友的訊息,那座木屋究竟是啥?怎麼會一離開就崩塌?這真是一個毫無邏輯的夢,可是故事開頭與結尾又記憶清晰,所以忍不住紀錄下來,有那種各種輕小說或動漫情節混在一起的感覺,像是《你我的崩壞世界》、《KANON》或《最終兵器彼女》什麼的,做完這個夢起床整個好累,我討厭災難夢啦!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


PR

Comment

無題

  • SWEEP   
  • 2009/03/02 (月)22:08  
  • edit

SWEEP從高中開始每天都會做夢(是真的…)
每夢到一件起床記很清楚的那天就會特別累
栞能把這夢記的這麼清楚,可見妳真的沒什麼睡喔!

Re:無題

  • 栞  
  • 2009/03/02 (月)23:14  

其實我還是有睡到啦,只是我還滿容易做出災難類的夢境,一定是因為平常亂七八糟的小說看太多,倒是也有夢過續集的,這次的夢還滿完整有結局,我滿驚訝的,通常都是驚醒。XD

Form

NAME
Title
E-MAIL
URL
Comment
Password

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

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:

BloggerAD

逛逛博客來

◎利益揭露:由此連往博客來的訂單,會讓我得到2%-4%的回饋金,特此說明:)

探索心靈深處

Google探索

Loading

流言蜚語

[11/20 alllaDen]
[11/20 Robertfus]
[10/29 阿興]

贊助商連結

贊助商連結

旅行者の一步一腳印


忍者ブログ

[PR]

TemplateDesign by KARMA